图书馆钉子户

写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。曾经在年度计划里给自己定了一周一结的计划,执行起来并不如预期。拿起笔想写点什么,思索再三又放下笔,没什么好写的呀。高深的理论不会,或者需要看很多资料。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懂。不咸不淡的玩意儿,可能是我的偏见,漏洞很多并不成熟。等思路成熟了呢,又觉得没有写的必要了。自我扼杀了写作的欲望,无缝的和谐。

我不管,我要出丑。

点上一杯红酒,先让酒醒一醒,等差不多了喝一口,酝酿下情绪。最近几周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。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,觉得可以列入人类最伟大的发明。如果衣食无忧,也不需要交际,在图书馆里安静得看书是非常好的体验。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图书馆里读者偏向年轻。由家长带着的年幼的小孩,偶尔有小学生被学校组织起来参观,抑或是一个老者鼻子拖着老花镜在伏案阅读,中青年反而不多。大家尽量保持安静,物业人员不时巡视。特别羡慕家长带来的小朋友,也许他们并不懂图书馆的价值,可是兴许某天发现一本有意思的小册子从此就迷上了阅读。如果小时候的我有这么个去处儿,应该会有一个充实多的童年吧。想起那些迷茫无知的日子,真是惹人脸红呢。

点到

2017.4.3

据说2016将要过去,2017即将来临

不知不觉的2016只剩下最后的一小会儿,这一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。运动的不多,去的地方屈指可数。想去的演唱会没有参加,抽时间去了一个音乐节。终于护照上出现了他国的签证和出入境的章,单枪匹马国外了一回,在路上走走挺好。走过一些地方,遇到一些人,有一些回忆。

感谢2016,感谢你的出现。在这一年的尾巴,我们遇见彼此。虽然来得晚了一点儿,依然欣喜。遵循着2016年的足迹,在2017年给自己一些目标。比如:
书:两周一本吧
休闲活动:两周一次的户外活动
旅游:一个季度一次的中长途,争取一年出国一回。
结识:能认识工作之外的朋友。以及和老朋友喝咖啡。
乐器:(羞愧的)
考试:目前两个考试计划,加油。
写字:一周小结,一月总结吧。
项目:需要有一个项目,比如学一门课或者做点什么。
健身: 呵呵哒
摄影:从构图开始
2017年有爱,有期待。
于2016年12月31日

从拉萨到尼泊尔 片段

有人说,旅行是从自己待腻了的城市,到一个别人待腻的城市。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种逃离,从一种百般无奈的生活状态,奔向莫须有的未来。此行的重头在尼泊尔,从拉萨去往尼泊尔。因为担忧签证时间的不确定性,放弃了在拉萨尼泊尔领事馆面签的方案,转为寄给旅行社代办。虽然签证费免费,但是代办也是要银子的,一个星期左右拿到,如预料的简单。这廉价的尼国签是竟然是一个印迹,跟高大上的欧洲签根本没发比,心中对这个南亚小国有一丝担心,这是一个巨大的坑。

决定离开拉萨的当天是一个晴朗的天气,气压低了些,氧气少一点,高原反应重了一点。是的,昨夜遇乡人吹了一晚上牛逼并骗了两口青稞酒,一夜无眠头疼呼吸急促胸闷,就好像遇到了心仪的女子不知道怎么表达爱慕一样的难受。我觉得我要死了,可是我是那么留恋人间。客栈老板说,这是高原反应。可能怕我死在这里,催促我去对面的医院。我独自前往并不觉得孤单,这是一个旅人的宿命,去找寻一种解脱。

小诊所很小,找了两拨路人才从蹩脚的藏式普通话里听出了大致方位,推开门看到蓝色氧气瓶,我的头疼就好了一半。在为一对小情侣诊断后,又给一位插队的大爷开了喷雾再就给我开了药。医生是一位37(或者35)岁的轻熟男,毕业就来拉萨投身医疗事业。瞬间觉得一顶光环围绕在这个风趣的男人头上,一个念头闪过”这一来就是一辈子啊!”。一根钢针插入静脉血管,我看着护士姑娘的眼睛,里面是一种柔和和一丝犹豫。眼睛清澈美丽,小心翼翼的样子就是插歪了我也不会生气。她帮我盖好了被子,这是我跟藏族女孩最近的距离,我甚至能看到她藏红色的面颊,这种颜色不是化妆品可以涂抹得出的。躺在病床上,像一只过气的泥鳅一样瘫懒,头疼依旧,氧气还很冲。可是,心情是难以平复的,死不了,折腾不止。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子的时候也不能忘记打听路人的旅行见闻,隔壁的小情侣青涩的面孔像多年前的我。只是青春的我没有这样的觉悟走出来看看,不得不羡慕他们相互扶持仗剑走天涯。我像一个淘金者在只言片语中试图寻找一点有趣。可惜这两位竟然真的是说走就走,没有攻略缺少见闻,略感乏味。罢了,如果涓涓细流不能冲刷出一丝金片儿,那么请准备收下我的滔滔洪水。我跟他们讲拉萨,谈我的见闻,交流怎么找资料做攻略,并给些建议。我又给人上课了!医生护士时不时得过来看看,询问感受,频率之高让人受宠若惊。我这只烂泥湫竟然也能感受到一股暖流,真想再扎一针,跟医生谈谈人生。

等到我的小伙伴时,已经不那么软绵绵。医生悄悄来到病床跟前,打趣的说,这三个姑娘中某某是你女友吧,我一看就知道云云。此刻,反驳是一件煞风景的事,我陪着他笑,让他开心一下。并下意识得低头跟扎着针的左手和玩手机的右手投下了坚定的目光。期间客栈老板催促去尼国的车在等我,萌生一种逃离的错觉。让医生把点滴开快后,准确得在出发前打完。他还挺得意,”看吧我会让你在一点前打完的”。拔针,略有一丝留恋。跟医生护士道谢后,出门看天,拉萨的天是晴朗的天。

火速收拾行李打的到领事馆集合,也已延迟了近一个小时,这是一个厌恶迟到的人所不齿的。指着手上贴着的胶布跟车上的姑娘一一道歉,这是一个套路,算是有个交代。我们启程西去,沿着318国道走向边境的尽头。

2016.8.22

坐着火车去拉萨D3

21日凌晨,在西宁往拉萨的火车上。Z6811,乘着火车去拉萨.人生应该有一次去拉萨的旅途,不仅为异域风光,也为体验旅途辛劳。凌晨2点的火车是安静的,车轮有节奏的敲击着铁轨传回一阵阵沉闷的回声。这一车厢进藏的人们大多睡去了,虽然车厢座椅实在愧对”睡”这个词,然而睡意让人不得不渐入迷糊之中。

之前的一天,为赶这趟火车从郑州飞往西宁,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小站”平安驿”体验了一把绿皮火车。这可真是个小站,候车室也就一百多平方的样子,摆放了安检仪器的门口略显拥挤。从候车室进去就是铁轨了,招招手火车就停在了眼前。在西宁站和队友们会合,姑娘们的脸上看不到疲惫,年轻真好。我们相互介绍完毕,原来也是朋友的朋友才认识的,顿感相识的神奇。简单的讨论了下,决定在等火车的间隙去一下西宁的东关清真大寺。这是青海最大清真寺,有一百多年的历史,融合了汉藏伊斯兰的建筑风格的一座庭院式建筑。在闹市一隅,我们找到了这个建筑。中间屋顶巨大的圆球和两边的带球的塔,可以确信这是伊斯兰建筑无疑。穿过这个清真的门面楼,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广场,广场的那一头是一座中式风格的屋子。哪里是核心的礼拜区域了吧,可是不对游人开放。有信徒在里面安静的跪地祷告,在神明面前人是卑微的。广场里有传教士模样的人在对着公众发表演说,听了一会儿并无兴趣,离去。门口的臊子面吃了满满一碗,饭饱去往下一站。

在去北禅寺的路上,司机舍不得开空调,我坐在前座陷入热晕的边缘。北禅寺是据说国内第二大悬空寺,有一排排沿着山崖而建的庙宇。可惜的是因为年久失修,上山路封闭,我们只能在山下瞻仰,从远方的缝隙中窥视一角。山脚下的建筑略显平庸,也许到不了的远方更美丽吧。

在莫家街吃了一碗青稞酿制的甜醅,略酸。在乘坐快车离开时发现真正的莫家街不是牌坊里圈起来的菜市场,而是路边两排的小吃店。留有遗憾,日后再来。

西宁站,目标拉萨。夜。

7.21 清晨4点

坐着火车去拉萨D2

第二天,郑州机场。天气晴朗有霾,比起预报的阵雨,这算是个好天气吧。
清早在闹钟之前醒来,有一丝窃喜,难得的凉爽的早晨。机场大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和候机楼有相似之处,给人极好的视野远眺天空和地面的连接处。在酒店餐桌前吃一顿悠闲的早饭,坐在候机楼的落地窗前发呆,不错的体验。火车是离开一个地方,极好的方式。这次 选择了飞机,因为路途遥远。从温州出发,去西宁会合,因为中转的缘故与郑州又了第一次的遭遇。这个因为人口众多以及部分人的劣迹,而出名的中部省,被网络吐槽无数。因为谐音的原因,被冠以”荷兰人”的称呼。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,自称”中国人””炎黄子孙””龙的传人”的人们,总能从这里找到渊源。周天子号令”中原之国”的场景,被时间远远得隔离在了远方 。
你好,”荷兰”,你好郑州。正如国内所有的城市是相似的,省会城市更接近彼此。机场酒店道路楼房,好像都出自同一个团队。谁说不是呢。也许区别在于你有你的鱼丸鸭舌,而我自爱我的胡辣汤。如果只是往返于机场和酒店,那么不算来过这里,我只是路过,等待下一次的相聚。

2016.7.20

那个炒肉松的姑妈走了

    下午传来噩耗,八村姑妈走了。不敢相信,因为一个和蔼的好人不应该走得那么着急。
    最后一次见还是一个月左右,南社的姑丈见到我说:“你八村阿娘在我家养伤你过来看看”。 我们搭着肩膀去了他家里,八村姑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大概冬天的缘故,穿着有些臃肿,脚上绑了绷带行走不便。她戴着老花镜,还是一如既往对我笑,眉宇间有奶奶的影子。打过招呼,问了家里人的状况。话锋一转直入主题,“婚姻大事什么时候办”,她说她都老了,想看到我娶媳妇。我是略尴尬又难为情的表示,不要慌,慢慢来。她说电视调不起来,我帮她把电视画面调整回来,再教会她操作。坐了一会儿,告诉她好好养伤,我就走了。像往常我路过她店里跟她打个招呼就走了,这次也不例外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再也没有机会跟她打个招呼了。她走的那么着急,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来。
   当我来到八村她家里的时候,人来的还不多。陆陆续续得来了些人,然后楼上就哭声一片。我在楼下踌躇不敢上去,我不怕鬼神,我怕看到她的脸不再微笑,我怕她不能再跟我说话,我怕眼泪掉下来湿润了面颊。表哥上去了,我跟着上去,房间里挤满了哭泣的人。房门外,我看到隆起的被窝,我知道有一个人在那里。哭声充斥了整个房间,我却异常清醒,脑海中我在这个房子的记忆一幕幕得涌现。
    小时候爸妈忙,我就常会被托付给亲戚们。在八村的姑丈是做肉松的,在这里我知道了炒肉松和油渣的制作。小时候,我们都自豪的说“我家吃肉松都不要钱的”。姑妈家摆放了很多肉松,我们小朋友要吃多少都是可以的。在楼下进门的房间,猪肉在大锅里煮得沸腾,把水煮干,油水沿着水泥灶台留到了边上的桶里。姑丈和伙计们挥舞着巨大的铲子翻炒着煮烂的肉块,一遍又一遍得翻动着,猪肉变得酥松,水分蒸发全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他们时而拿一点品尝以确定品质,时而撒点盐和调料。我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。炒好的肉松会摆放在房间里的地面上晾干,我和一只猫咪偶尔偷吃一点,从来没有人会发现。姑妈是急性子的人,说话也快。她会抱怨爸妈工作忙,把我们哥俩给饿着,然后嘱咐我好好吃饭。每次从她那里回家的时候,总能带一袋子的肉松回去,然后吃上几个星期。姑妈经常会给大家派发肉松,小时候我家的餐桌经常能见到,从来也没吃厌过。到现在吃着超市里的肉松一碰就碎的时候,还会想起小时候吃的他们家的肉松,有嚼劲……
    还是熟悉的道路,十多年后原来宽敞的沿河路显得有些狭窄,穿过巷子到里面,还是原来的路。原来的大锅已经拆除,房子还在原来的地方。房子四周干干净净,这个叫集贤巷的弄堂里有着关于肉松的记忆。几年前姑丈去世,姑妈守着这里,现在她也跟着姑丈的脚步去了。亲戚们陆续都来了,雨棚的架子很快搭起,大家忙碌着。楼上哭声持续,熟悉的面孔一个个的到来,在大门口抑制不住得放声痛哭,奔着楼上去。在门口的寒风中,我的眼眶湿润,这是一个人的离去,和家族同胞的悲伤。
    人世无常,只有死亡不能回避。我们再也不能在民意路的佛家用品店里看到她忙碌的身影,也吃不到她做的菜了。她忙完了在这个世界的事情,奔赴另一个世界的姑丈去了。哭泣的人儿,如果泪水能减少伤痛,请放声痛哭吧。此刻,在书桌前泪流满面。
       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!
2016.1.23

乌兰巴托的夜

乌兰巴托的夜,这首歌适合在半夜听。想起了该写点什么,该写点什么。 从一段约两周的云南旅行回来,感觉世界不那么一样了。我学会了奔跑,还有一个人的奔跑。晚饭后,享受一个人的散步那是一场自我的对决。下雨的时候就在跑步机上走,准确的说是我在折磨跑步机。运动可以使人快乐,此外运动的时候可以和自己谈谈。每天要有那么一两个小时,专门给自己留着,我们谈谈随便说点什么。在田野绕圈子的时候,是从漫步开始的,因为刚吃了饭的缘故需要走的很慢。稍微过了约莫半个小时,思路活跃了起来,一些奇怪的念头和回忆冒了出来。就这样任思绪肆虐,并不阻止,只要留心着前面的人和偶尔经过的车辆。剧情愉悦的时候跟着会心一下,反正傍晚光线灰暗,也没有人看到。剧情紧张的时候,走路的脚步也会跟着变快好像在追逐什么,耳边是风在轻吟。思绪进入了某种呆滞或者死角,那就奔跑吧,奔跑着就能把思路一笔带过,本来就不是什么生与死的思量,只是偶尔的短路。

此致!

2015.9.9凌晨

乌兰巴托的夜

 

我来了

这个域名下的内容在经历过若干次流量爆棚,数据清除又恢复,长期停滞后,回来了。失去的数据,有一部分已经找不回,索性建设一个全新的。有些怀念原来的相册程序,那里记载了一年多的过往,图片也许有备份,文字是不容易恢复的。很多个夜深人静的夜里,一个人访问相册程序,看看这一路走过来的莫须有也是挺有趣的事情。图片程序因为太招盗链,使得本来就稀缺的流量很快耗干,就暂时让它缺失吧。当前的这个站点是用wordpress搭建的,感谢wp,用很少的时间成本就能搭建一个优秀的平台,作为平时写写字的地方,wp足够胜任。主题依然围绕读书、摄影,在自己搭建的平台写写读后感什么的真是太棒了。不服?来辩!我的地盘我做主。

是以为记。

2015年7月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