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着火车去拉萨D3

21日凌晨,在西宁往拉萨的火车上。Z6811,乘着火车去拉萨.人生应该有一次去拉萨的旅途,不仅为异域风光,也为体验旅途辛劳。凌晨2点的火车是安静的,车轮有节奏的敲击着铁轨传回一阵阵沉闷的回声。这一车厢进藏的人们大多睡去了,虽然车厢座椅实在愧对”睡”这个词,然而睡意让人不得不渐入迷糊之中。

之前的一天,为赶这趟火车从郑州飞往西宁,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小站”平安驿”体验了一把绿皮火车。这可真是个小站,候车室也就一百多平方的样子,摆放了安检仪器的门口略显拥挤。从候车室进去就是铁轨了,招招手火车就停在了眼前。在西宁站和队友们会合,姑娘们的脸上看不到疲惫,年轻真好。我们相互介绍完毕,原来也是朋友的朋友才认识的,顿感相识的神奇。简单的讨论了下,决定在等火车的间隙去一下西宁的东关清真大寺。这是青海最大清真寺,有一百多年的历史,融合了汉藏伊斯兰的建筑风格的一座庭院式建筑。在闹市一隅,我们找到了这个建筑。中间屋顶巨大的圆球和两边的带球的塔,可以确信这是伊斯兰建筑无疑。穿过这个清真的门面楼,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广场,广场的那一头是一座中式风格的屋子。哪里是核心的礼拜区域了吧,可是不对游人开放。有信徒在里面安静的跪地祷告,在神明面前人是卑微的。广场里有传教士模样的人在对着公众发表演说,听了一会儿并无兴趣,离去。门口的臊子面吃了满满一碗,饭饱去往下一站。

在去北禅寺的路上,司机舍不得开空调,我坐在前座陷入热晕的边缘。北禅寺是据说国内第二大悬空寺,有一排排沿着山崖而建的庙宇。可惜的是因为年久失修,上山路封闭,我们只能在山下瞻仰,从远方的缝隙中窥视一角。山脚下的建筑略显平庸,也许到不了的远方更美丽吧。

在莫家街吃了一碗青稞酿制的甜醅,略酸。在乘坐快车离开时发现真正的莫家街不是牌坊里圈起来的菜市场,而是路边两排的小吃店。留有遗憾,日后再来。

西宁站,目标拉萨。夜。

7.21 清晨4点

坐着火车去拉萨D2

第二天,郑州机场。天气晴朗有霾,比起预报的阵雨,这算是个好天气吧。
清早在闹钟之前醒来,有一丝窃喜,难得的凉爽的早晨。机场大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和候机楼有相似之处,给人极好的视野远眺天空和地面的连接处。在酒店餐桌前吃一顿悠闲的早饭,坐在候机楼的落地窗前发呆,不错的体验。火车是离开一个地方,极好的方式。这次 选择了飞机,因为路途遥远。从温州出发,去西宁会合,因为中转的缘故与郑州又了第一次的遭遇。这个因为人口众多以及部分人的劣迹,而出名的中部省,被网络吐槽无数。因为谐音的原因,被冠以”荷兰人”的称呼。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,自称”中国人””炎黄子孙””龙的传人”的人们,总能从这里找到渊源。周天子号令”中原之国”的场景,被时间远远得隔离在了远方 。
你好,”荷兰”,你好郑州。正如国内所有的城市是相似的,省会城市更接近彼此。机场酒店道路楼房,好像都出自同一个团队。谁说不是呢。也许区别在于你有你的鱼丸鸭舌,而我自爱我的胡辣汤。如果只是往返于机场和酒店,那么不算来过这里,我只是路过,等待下一次的相聚。

2016.7.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