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兰巴托的夜

乌兰巴托的夜,这首歌适合在半夜听。想起了该写点什么,该写点什么。 从一段约两周的云南旅行回来,感觉世界不那么一样了。我学会了奔跑,还有一个人的奔跑。晚饭后,享受一个人的散步那是一场自我的对决。下雨的时候就在跑步机上走,准确的说是我在折磨跑步机。运动可以使人快乐,此外运动的时候可以和自己谈谈。每天要有那么一两个小时,专门给自己留着,我们谈谈随便说点什么。在田野绕圈子的时候,是从漫步开始的,因为刚吃了饭的缘故需要走的很慢。稍微过了约莫半个小时,思路活跃了起来,一些奇怪的念头和回忆冒了出来。就这样任思绪肆虐,并不阻止,只要留心着前面的人和偶尔经过的车辆。剧情愉悦的时候跟着会心一下,反正傍晚光线灰暗,也没有人看到。剧情紧张的时候,走路的脚步也会跟着变快好像在追逐什么,耳边是风在轻吟。思绪进入了某种呆滞或者死角,那就奔跑吧,奔跑着就能把思路一笔带过,本来就不是什么生与死的思量,只是偶尔的短路。

此致!

2015.9.9凌晨

乌兰巴托的夜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